新竹科園分校2A1 Alex Han 的媽媽
 katelyn.jpg 

 

五年前決定回台灣,,我和先生心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們回台灣之後教育的銜接問題。當時Andre剛要升小學二年級,中文聽說能力大概只有三、四歲小孩的程度、讀寫更是甭提了,因為我一直都是職業婦女,Andre從一歲半起就含著奶嘴、包著尿布、過著一天超過十小時的Toddler School生活,也因此可以說完全缺乏中文的學習環境,一直到回台前的暑假才開始教他注音符號、學習寫自己的名字。所幸回台後,順利申請進入新竹實驗中學雙語部,雖然中文課需從一年級學起,一路走來倒也按部就班,依目前的觀察,Andre的中、英文學習與發展都還在一定的正軌上。

 

倒是小Alex回台時剛滿兩歲,坦白說當時連中文都講的伊伊呀呀,對他回台後的英文能力我們更是不敢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期待,心想也許Alex將來就上一般小學,走著過去我們以往的升學步調,將來長大後再出國學習罷! 畢竟語言的養成沒有一定程度的環境配合是很難有具體的成效,怪不得孩子。

 

因緣際會,發現弋果幼稚園竟然是全天候、全美語的課程,每班並配置兩位外師全程參與孩子全日的作息與學習。猶記我第一次參觀園所時,令我驚喜的是-它的教室規劃與設計儼然就是我的母校--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附設Child Development Center (實驗幼稚園)的翻版,它的特色之一是為孩子規劃一區Quiet Zone,並以小閣樓(Loft)的方式呈現,讓孩子得以在Loft享受他的自由時間,也許是安靜看書、與朋友聊天、也許和玩偶合躺閉目養神,一個簡單的設計卻意涵著專業的兒童發展理念-尊重每位孩子個別的差異與需求。感謝上帝巧妙的安排,竟然在台灣為Alex預備一所與美國大學Lab School同級的專業幼兒園,除了感恩,心裡也隨之釋懷,因為手心手背都是肉,無論如何,總是希望給予兩個孩子公平的教育機會。

 

於是,Alex進入弋果的大家庭,去年七月他畢業了。畢業典禮上,看著他小小的身軀身穿畢業袍、帶著畢業帽,手持康乃馨、緩緩從樓梯上步向我,我不禁眼眶泛淚,因為身為媽媽的我是真心為他感到驕傲啊!一直以來,Alex各方面的學習從沒有讓我操心,他非常自律、自信,對人溫和,弋果主題式的學習幫助他延伸觸角、增廣見聞。記得有一次去墾丁渡假的路上他好奇地問哥哥說:「penguin是不是都住在Arctic?」哥哥回答:「是啊!」然後他自言自語說:「Penguins are not mammals because they lay eggs. 可是它是amphibians嗎?」哥哥回應:「Of course,because they can live on the land and also in the water.」Alex不解問:「But penguins have furs! Amphibian's skin is smooth!Are you sure?」Alex提出他的質疑。平常儼然是弟弟百科全書的哥哥,這一次思索著摸摸頭說:「喔! 對喔?!」因為平時工作忙碌,這個旅途中的突然發現著實令人驚喜,雖然Alex日常的英文溝通能力還可以,但我的驚訝在於他字彙量的廣度,已經可以和哥哥進行平行的討論。

 

Alex的進步和成長讓我們越來越放心,因為他幾乎完全follow了哥哥當初在美國的學習進程,比如說:幼稚園大班能開始自行閱讀,並學習寫Journal;小一時,他看Julie B. Jones及Magic Tree House等系列的chapter books;閒暇時,他喜歡用英文自編四格漫畫書、創作故事,自娛娛人;最近和哥哥迷上聽ICRT,關心起美國流行歌曲排行榜,他說他的favorite song是Lincoln Park所唱的"New Divide"。另一方面,Alex的中文能力也維持應有的水準,截至目前為止在學校的中文考試幾乎都是滿分,這可是當初在美國的哥哥所望塵莫及的。

 

很敬佩弋果的先見和堅持,坊間多的是標榜全美語、全外師的幼稚園和補習班,但是真正落實所謂「浸透式語言情境」的價值與精神的,卻只有弋果,因為這要比別人花更多的人力成本與管理流程。Alex在弋果四年來,家裡從不需要花時間督促他複習、或逼他說英文,但英文卻也水到渠成、成為他另一個母語,最為欣喜的,莫過於看見他在生活當中自在的運用兩種語言。

 

感謝弋果!讓Alex的學習真的與美國同步,也讓身為家長的我們如釋重負,深深慶幸自己當初為孩子做了明智的選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American Eag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